自媒体人开饭店:抖音网红款的活着,万科里的挂了

2019-02-24 01:33:07    79

从零开始学运营,10年经验运营总监亲授,2天线下集训+1年在线学习,做个有竞争力的运营人。

了解详情

2018年末,凛冬已至,这是媒体圈在辞旧迎新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,许多媒体人当然也意识到企业的经济不好,自己的业务一定是最先受到冲击的,所以,如何过冬转型,也是媒体人除了“指导”企业外,自己最焦虑的话题。

转型的方式是多样的,有从自身的业务领域延伸到相关性比较高的培训、公关,但也有直接跨界,转型到实体零售里,比如【商业街探案】报道过的自媒体人燕子李三,就在成都开了京东超市(详细见《在这家自媒体人开的便利店,读懂中国消费晴雨表》),我们又找到了两位自媒体人,他们的选择是:饭店。

Story 1:老吴想要在长江边开一家网红“会所”

2018年11月8日,吴茂林在重庆市区的长江边上发了一条朋友圈:

“O2O实践第一步,收购即将完成,今后这个江景就可能属于我!浪呀浪……好湿……”

一位哥们在下面调侃:“到底是搞媒体的,开个饭店就开呗,还吹什么O2O,搞这些有的没的名词儿啊?”

他开的饭店叫【梧桐锦】,主打重庆江湖菜,卖点是临江的稀缺资源,在18年9月份接手测试,11月份中旬正式完成收购,今天,在大众点评的评分是7.8分。

吴茂林就是重庆本地人,刚到不惑的年纪,已经在手机和汽车媒体圈耕耘了18年,胖,除了爱干净这点外,基本符合妹子们对中年油腻大叔的印象,所以在【商业街探案】问他:为啥要开饭店,是自媒体圈的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吗?

他说:首先是因为我爱吃,饭馆是早就开的,只是现在才空做这个事儿。

当然,毕竟是媒体出身,吴茂林还是有他的算盘:“这是一个实体,而我通过我现在所做的媒体,把它炒成一个网红店,然后呢,通过这个资讯内容带流量过去,这就是我所谓的O2O。”

当然,纯网红火的快,但生命周期也短,饭店本身还是要有附加值,吴茂林还希望打造一些食文化,从菜名等等体现一些历史文化,这样才能长久。

吴茂林的第一批流量就是“混”手机圈、汽车圈认识的朋友,包括但不限于相关公司的PR、媒体同行。

之前做媒体天南海北的跑,吴茂林在北上广深积累了很多人脉,这些朋友经常问:“老吴,你是重庆的呀,重庆有什么好吃的呀?”他的回答只有四个字,“大众点评。”

推荐久了,吴茂林就想: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脉,变现群往外推呢?不如我自己做这样一个地方,我爱吃、我的朋友们来到重庆也有地方去吃,今后朋友一问,告诉他们去老吴开的梧桐锦,能吃到当今最正宗最特色的重庆菜!

但是问题来了:吴茂林在媒体圈积累的人脉资源去重庆吃饭?这个消费频次也太低了吧?

吴茂林说,所以我在2018年年底开了这个饭店呀。以前的厂商、公关开发布会,都会选择北上广深,时间久了,别说记者们都厌烦了,消费者也审美疲劳了,而且随着全国经济的发展,以及手机业现在在一线城市白热化的竞争,他们越来越青睐杭州南京武汉重庆这些二三线城市,对手机厂商来说,这些城市手机的市场容量和市场前景也是很惊人——吴茂林刚刚在朋友圈转了一条“vivo探秘山城(重庆)秘境”,地址坐标就是梧桐锦。

当然,这批流量到最后估计充其量也就是个噱头——要么就是做成私人会所,吴茂林最终还是希望有更具爆发力的引流方式,他以手机自媒体起家,在16年切入汽车业,19年的计划就是在自己的媒体矩阵里做一个美食号——“当然,人还是要重新招,隔行如隔山,原来的人也写不了美食号。”吴茂林说。

抖音和快手是吴茂林推广餐馆最重要的两个阵地,他有一个视频团队,专门给自己的餐馆拍摄视频,“主要还是美食+美女”。他说,也在自己的新媒体矩阵做一些炒作,比如“重庆十大最值得去的餐饮饭店”,甚至还有更三俗劲爆的话题,比如“重庆餐馆惊现俄罗斯妹子服务员”。

“我是真请了俄罗斯的妹子服务员,而且我的餐馆到晚上其实是可以当个酒吧的。”吴茂林边说,边露着一股“你懂的”表情。

吴茂林以科技媒体和信息行业专家自诩,饭店的信息化系统当然必须是标配:梧桐锦全部实现了信息化,包括但不限于手机点餐,公众号预订、预点菜、进销存报表和外卖系统全面打通,吴茂林坚持电子点单:“一本实体菜谱的印制成本要600快,3-6个月就要换了,成本很高的。”

Story 2:黄浦江边的湖南米粉铺子

就在吴茂林在重庆江边发布着“大江东去”的豪情壮志时,黑焰十字却悄悄地关闭了他黄浦江边米粉店【乌贼君】!

“黑焰十字”这个商业自媒体笔名的背后是营销咨询公司【有专媒介】的CEO朱泓源,创业以来为不少互联网和零售企业提供过市场服务,早年还曾担任饿了么营销总监。只看背景,似乎有点“杀鸡用牛刀”的感觉。

米粉店对十字来说是一个实验性的项目,按他的说法,“湖南扁米粉快餐是一个可以挖掘的市场,我觉得可以做做看。此外,自己做个店试试手,能更知道客户怎么想。”

十字的米粉店主打乌贼汤扁米粉,这家不到50平的小门店还特地从其岳母在湖南的酒店里“借”了一位大厨,而设备采购、技术解决方案甚至关键食材也都来自湖南。十字把品牌定位在堂食+外卖,为了让扁米粉适合外卖,他对包装和流程做了不少的改良,好的产品加上用心,米粉店在饿了么和口碑的好评率达到了93%。

即便这样,这家店仅仅3个月就关门了。

复盘之后十字,十字告诉【商业街探案】,“扁米粉其实是一个特色餐饮,如果是特色餐饮,其实应该在交通便捷的闹市运营一个独立门店,这样可以通过全网去拉流量。但我把他定位成了一个大众餐饮去尝试,这就使得我的选址策略犯了根本性错误,餐饮选址出错的话后面基本就全都错了。”

十字把店开在上海浦东一家名为“光合新座”的商场,这个商场属于万科的物产。实地看,虽然紧邻上海知名的“CEO小区”万科翡翠滨江,但商场周边交通极其不便,两条地铁线再造未开通,主干道还在修路。商场本身面积不大,内里更是人烟稀少,犹如一座亮着灯的鬼城。据一些商户说,商场几乎没有赚钱的商户,整个商场一天的营业额很多时候连5万都不到。

“为什么会选址选在这种一看就没戏的地方?”

面对我们的疑问,十字只能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:“当时选址的时候商场还未开业,我们去看的时候,主要是看到星巴克和永辉的超级物种都在装修,由于我们的客群定位于白领,所以心想我选址还能比星巴克和超级物种强?又看是万科的牌子,就定了这个位置。”

说到万科,十字忍不住一顿吐槽:“万科看起来牌子响,但商业地产的管理能力一塌糊涂。随便举个例子,我们入驻不到3个月几乎每层的自动扶梯都坏过,关键是坏了一修就修了2、3个礼拜。然后自称投了多少营销费用连个水花都看不到,引客能力几乎为零。一看商场这个架势,超级物种和星巴克都拖着不敢开张。”

而对于外卖能否作为堂食补充的疑问,十字帮我们算了一笔账。

外卖平均一餐如果是26元,去掉6元配送费,超级会员6元红包,客户花20-26吃顿饭,商家只能拿到10-15元。由于还要在外卖平台上投入一定的费用购买流量,再去除包装盒等原材料成本,基本上是完全赚不到钱的。以国内比较知名的美食广场大食代为例,他们收取的点数在25%以下,但外卖平台上实际支出要超过用户支付金额的30%,甚至40%。所以,在商场里的店完全指望外卖是一定会死的。

“就算我们没有抽到万科的下下签,项目定位错了就肯定是错了,成了也只是运气好。虽然勉强经营也可以把亏损压到一个月5000以内,但会分散我经营主业的精力,所以心一横就关了,40万就当上了个实操的餐饮MBA吧。失败也是为下次成功做准备,等机会合适再来过就是了。”笑着这么说的十字,似乎已经从去年快要爆炸的心态里缓了过来。

 

本文由 @商业街探案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
题图来自Unsplash,基于CC0协议


0  

原文:URL

首页   推荐   热门   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