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不让一个娃娃“因路失学”

2019-07-14 20:54:10    16
   

“思念我的双亲啊两鬓白发,咿呀学语的小儿啊谁不牵挂;天上的星辰脚下的泥土,壮丽的山川光荣的使命,以梦为马莫负韶华。”

这是李志建去年腊月二十九晚上,离开青海省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去往西宁机场的路上,想起金庸的诗句,略作改编发在微信上的。

李志建是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,2017年9月来到化隆当副县长,进行为期两年的挂职扶贫。化隆县市国家级贫困县,地处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的六盘山片区。

进百家门,拉百家常

化隆县位于青海省东部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过渡地带,平均海拔3100米。来这里的第一天,高原反应就给了李志建一个“下马威”。

那天,李志建提着行李上四楼宿舍,爬了两层就开始觉得腿软气喘,一进屋赶紧躺下,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。那个晚上,他脑袋胀痛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两年的高原生活就此开始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“气喘”和“睡不着觉”成了家常便饭。

到地方挂职,首先得了解情况。“刚开始去到乡亲家里还会有点不自在,后来进村入户的次数多了,就真的能‘进百家门,拉百家常’了!” 李志建笑呵呵地对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说。

2015年扶贫标准和农村低保标准“两线合一”后,化隆县共精准识别贫困村144个。一年半来,李志建几乎走遍了全县。化隆是一个以回族为主,汉、藏、撒拉、土等15个民族聚居的回族自治县,跟老乡交流最难的是过语言关,很多时候他还得靠当地工作人员当翻译。有一次,他经过一个正在翻修的学校。十几个孩子临时在露天环境下上课,有的蹲在地上,有的坐在石块上,把小板凳当桌子,一笔一画认真地写字。朗朗的读书声在空中回荡,也在李志建心中激荡。

“现在政策好,娃娃们上学不用交学费和书本费,吃饭还有营养餐,但有的娃娃还是不愿上学,就是因为路太远。”一位老大爷告诉李志建,有的孩子上学要走两个小时山路,如果遇上雨雪天气,就更难走了。

“当时我就想,一定要尽自己所能,帮助这里的群众走上放心路、安全路,决不让一个娃娃因为交通不便而辍学。”李志建说。

公交首次通车,乡亲们像过节一样

李志建在县里分管交通,目前,全县362个村庄100%通硬化路,331个村庄通客车,农村公路里程达1200公里。

交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还存在一些问题。比如,西部地区山大沟深、地质灾害频发是普遍情况,随着建设里程的增加,农村公路的养护问题日益突出。此外,客运班线的增加为百姓出行带来更多便利,但所采用的车型在安全性上存在一定隐患。

在2018年全省交通投资较大幅度下滑的大背景下,李志建和交通局领导班子商量,将往年的“争项目、重建管”的发展理念向建、管、养、运协调发展转变,着重在“强弱项、补短板、挖掘潜力、修炼内功”上下功夫。

六盘山地区普遍缺水,但去年7月到9月的降雨量比往年同期多出85%,基本上每隔两三天就有雨。“降雨量几十年一遇,我县先后有30多条农村公路水毁中断,给百姓出行造成很大困难。只要雨一停,我们就赶紧组织养护队和机械设备上山抢修,并积极动员村民投工投劳。为了保障群众生命线的畅通,有的便道甚至是临时在滑坡体上抢出的。”

作为昔日六盘山青海片区唯一一个不通公交的县城,化隆在2019年终于迈出了城乡公交一体化营运改革的重要一步。今年3月24日,该县首个公交车开通试运营,牵头筹备该项工作的李志建格外高兴,开通第二天就专程去坐了一回,看到乡亲们一个个像过节一样兴高采烈的,他也喜滋滋的。

“城乡公交一体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,需要通盘考虑资金筹措、路线规划、新车购置、节能补贴、公交公司组建等多方面事宜,我们也是边学习边研究,边摸索边实践。”他对记者说。

“想干和没干完的事情还有很多”

眼下,两年任期所剩无几,李志建说:“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,挂职中面对的很多工作都是之前从未接触过的。我底子薄,前期融入角色晚了,想干和没干完的事情还很多。”

他有一个设想,省道203群科新区到张汶高速木哈出口段能够拓宽,或者再起一条新路。目前省道203段双车道与新区双向八车道衔接不畅,存在交通瓶颈。“每次看到沿着道路边沟行走的学生们与过往车辆擦肩而过,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。”李志建说。

化隆县有较长的黄河河道,但截至目前,“水”文章并没有做出来。李志建正在水运科学研究院相关部门对接,规划沿群科新区的旅游航线,选址两座旅游码头进行设计,沿黄河的滨河路和步道建设已完成项目前期工作,“交通+旅游”模式正在积极推进中。

2019年是化隆县脱贫摘帽的年份,而建好路、养好路无疑是脱贫的一条必由之路。如果从六盘山区的高空中俯瞰,你会发现,棕褐色的群山与沟壑之间,最为醒目的是一条条蜿蜒的白色公路线。


0  

原文:URL

首页   推荐   热门   归档